2007-06-08

有趣的刁民

同事R,常笑謂我們幾個同組是公司的刁民。因為我們總是肆無忌憚的戲謔公司的事、公司的人。

但過去的幾天,我發現了刁民中的刁民。

刁民中的刁民,勉強來說,也曾經是同組的,只是從來沒有交往。分開不同的組別後一年,我們又再勉強算是跟回同一老闆。星期一,開了次會,就是關於「年尾埋數,展望來年」之類。老闆都是叫大家數數去年完成了什麼計劃啦、參與的人數啦,然後再估計一下來年服務人數可以提升多少、計劃出怎樣的產品、需要什麼資源……豈料……

刁民中的刁民:其實我真係好難估計服務人數囉!因為公司冇俾我呀……究竟全港有幾多老師,又有幾多係教中文,呢條數我真係唔識估囉!冇理由要估架,咁個個人個數都有出入架喎!(講得好理直氣壯,好有氣勢!)

老闆:全港有幾多老師,呢條數公司有嘅,不過要知道有幾多中文老師,就真係有難度啦!你知啦,好多老師都同一時間教不同科目,真係好難有呢D數據。我會向公司反映一下,睇下有冇方法拎到大家合用的數據。不過,目前可能要靠各位前線的同事,以前線的觸角去估計自己範疇來年可以服務多幾多人啦!

刁民中的刁民:呢個唔係咩前線的觸角囉!呢個係客觀的數據喎!有幾多就係幾多,唔可以估!要有人做資料搜集!不過我覺得唔應該要同事自己去做,宜家已經有太多行政工作啦!

好啦!講到呢度,我呢種普通刁民已經忍唔到笑囉!大佬,咩野叫「行政工作」呢?在辦公室不做這些文件工作,又應該作什麼呢?可能他是需要以辦公時間用黎創作自己的書囉!再者,平日口口聲聲說自己要管理「三大部分」,常接觸前線老師,有什麼理由估計不到來年可增加的服務對象?是不是一定要有真實的數據來評估呢?就當每間學校只有一名中文老師,全港就有1200多名啦!你今年的「三大部分」有多少會員呢?來自多少間學校呢?來年的目標就做每間學校都有至少一名會員啦!我覺得如果這麼簡單的評估也做不到,他應該只適合做PA囉!

老闆沒有再理他,就只是有點晦氣說:大家如果能評估就評估,因為你們有好的觸角。但如果不能,就不要評估啦!因為評估不到是合理的啦!我希望大家都跟這個表去做埋數和計劃……(表格只有三數個欄目,就是簡單的"計劃名稱"、"合作伙伴"、"參與人數"、"產品服務名稱")

刁民中的刁民:唔…會唔會有範本讓大家參考呢?

老闆:範本?就只是簡單的表格……大家盡量填,看看下星期是否可以交啦!

刁民中的刁民:不是時間的問題!需要的話,我就算唔訓,一日之內都一定可以交!不過我想要範本啦!如果宜家冇的話,等其他同事完成後讓我參考一下……

至此,好像已經沒有人理他了!

我不明白,為何刁民中的刁民會這樣好火,和為何會如此理直氣壯的無理。(我還沒有提他竟然以自己是在十個月前接手為理由,在年尾時問新接手一個月的老闆,取今年的年度計劃的無理!!)我們同組時,他都不是這樣……後來,聽另一同事說,他轉組後,就成為該組的領頭羊!(而且他的確不有太多時間辦「行政工作」,因為在給學校的工作坊,他也忙著要介紹自己的書囉!)

2 則留言:

的 說...

果一個工作坊真係好不可思議架!主辦單位負責人是他(用真名),「受邀請的」主講單位的負責人又是他(用筆名)……到底佢係點樣向佢前老細交代才搞得成這個工作坊,我直都好想知道。

iris 說...

真係謎wor!!

好似陳志雲咁自己攪個志雲飯局都真係唔錯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